第三三四章回國_諜海獵影_作者:眀志_幸運賽車

諜海獵影 334 作者眀志 全文字數 2397字

這件事還沒著落呢,方不為在去海港的路上,又聽說了了不得的事情。 國民政府最大的軍用機場,南昌飛機場,被一把火燒成了白地。 舉國一下一片嘩然,南洋更是吵翻了天。 因為這座機場,及其中的幾百架戰機,全都是由南洋愛國人仕募捐,花了十幾億大洋,才籌建起來的。 這起消息,方不為剛到南洋的時候也聽到過。不過他對這起事件的印像不深,也對國黨的空軍系統不太熟悉,所以基本上是當新聞來聽的。 但他沒想到,事情發展了不到一月的時間,竟然搞的舉國嘩然? 正當南洋愛國人士議論紛紛,指責國民政府和航空署,如此重要的軍事重地,管理為何如此疏忽松懈的時候,又有了不得的消息暴了出來。 竟然有人把剛剛報給委員長,還沒來的及公布的調查報告,直接登到了報紙上? 國民政府調查了半月有余,給出的結果是,一個執勤守夜的士兵煙癮發作,去了正在施工,堆滿木材和易燃物的倉庫抽煙,把未滅的煙頭扔到了一堆木刨花里引起的。 聲稱這么大的事件,調查結果之所以如此的輕描淡寫,是因為主持調查此事的負責人,委員長侍從室第一處秘書,南昌行營調查科科長鄧有儀,收受了南昌飛機場負責人,國民政府航空署署長徐陪艮的巨額賄賂。 而更讓人沒有料到的是,暴料人直接公布了國民政府徇私舞弊,官官相護的線索。 機場大火實為徐陪艮一手制造,只為銷毀他貪污了本用來買戰機的軍費,以及收了回扣的丑事。 因為徐陪艮剛剛卸任機場負責人一職,被調往南京航空學校任校長。臨走之前放了一把火,想要毀滅證據。 這則消息一出,整個南洋都快要炸鍋了。 方不為拿著一張報紙,怎么看怎么覺的蹊蹺。 他只是在查辦玄苦和尚引出的內奸案時,見過鄧有儀一面,印像還算好,但并不足以讓方不為看出鄧有儀的心性。 但卻不妨礙他以鄧有儀的職位進行反推。 鄧有儀是什么人? 他領導國黨特務機構的時候,馬春風都還沒有入行。再加上他本就是委員長侍從室秘書,做事怎么可能如此不知輕重? 全國最大的軍用機場被一把火燒了,這等事情,不知道會引起多少人的關注,鄧有儀不可能為了一些銀錢,利令智昏的把真相掩蓋下來。 再一個,國黨上下再黑暗,情報和反諜系統再爛成篩子,也沒有爛到鄧有儀剛剛交給委員長的調查報告,委員長還沒來得及做出批示,就被人泄露給了媒體的程度? 真要這樣,委員長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方不為怎么看,怎么覺的這后面有黑手在操控。 但他現在身在南洋,不知其中具體的內情,根本無法推斷。 方不為放下了報紙,暗嘆了一口氣。 方世齊剛剛還說國黨上下貪孌成性,黑到了骨子里,結果轉眼間又爆出了這樣的事情。 這讓方不為對白藥普及的事情又多出了一層擔心。 一個操作不當,就可能會讓殺雞取卵的事情提前好幾年發生。 但若是因噎廢食,方不為是絕對不甘心的。 他不相信,國黨上下就全是利欲熏心,見識淺短之輩? 至少他接觸過的谷振龍,陳祖燕及陳超等人,都非鼠目寸光之人。
等他訂好了票回來之后,方世齊雖然臉色不好看,但再有沒說出什么阻止方不為的話來。 因為在這件事情上,其他人全都一致支持方不為的做法。在方不為去訂票的時間里,肖在明,肖在和聯袂指責方世齊,就連陳老爺子也苦勸了一番。 這是大義之舉,不能因為擔心國民政府府黑暗,而置數百萬將士的生死而不顧。 方不為也沒想到,因為這件事情,陳老爺子對他大為改觀,竟答應他,等方世齊的事情徹底淡化之后,會親自帶陳心然去南京。 其中之義,不言而喻。 方不為盡量表現出一副欣喜的樣子,心里卻在撓頭。 如果陳老爺子知道了自己的特務的身份,會不會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父親就不要想了,估計和自己斷絕關系的心思都會有! 接下來,方不為和肖在明,又和陳老爺子,及肖在和商量了如何看管方世齊的事情。 南洋經濟發達,愛國人士又多,這里自然也有類似于方世齊這種身份的地下人士在活動。 但星洲的富商,絕大部分都是擁蔣派,被稱為委員長的鐵桿支持者也不為過,再加上陳祖燕負責黨調處期間,曾對南洋的地下組織重點打擊過,至今仍有不少的黨調處特務在星洲活動,所以地下黨組織的生存空間極為狹小。 除非方世齊敢登報,不然根本別想著能和組織聯系上。 但以防萬一,方不為還是做了妥善安排。 如果方世齊有這種傾向,就由陳老爺子把港城的所有真相告訴他。 方不為相信,方世齊知道后,縱然會暴跳如雷,但肯定要先考慮一下,出了這么詭異的事情,上級組織會不會繼續信任他? …… 三天以后,方不為和肖在明坐上了回程的郵輪。 算算時間,從港城離開,到十幾天后到達上海,前后差不多也有兩個月的時間了。 來回一趟美國,也完全夠了。至少不會因為時間對不上,而引起別人的懷疑。 這還是一艘美國郵輪,途經越南,港城等港口之后,會抵達上海。 上船的時候,星洲的港口上是很是熱鬧。許多衣冠楚楚的人士,在送幾位男子上船。方不為瞅了一下,光是來送行的小車,竟然就有十多輛。 這個年代的小車,真比后世的私人飛機差不了多少。為此,方不為還多看了幾眼。 聽他們之間的對話,上船的人身份不簡單,好像是什么中華同鄉會的副會長,目的地正好也是上海。 南洋的華人在上海有產業的不少,所以方不為并未在意,只了聽了一兩句,就和肖在明上了船。 方不為訂的是上等艙,也就是雙人間。等他和肖在明放置好行禮,聽到外面一陣喧鬧,他開門一看,剛剛在碼頭上被人送行的那些人,原來就住在他倆的隔壁。 除了他和肖在明信的這一間,前后左右十多個房間,竟然全是這些人訂下來的,看裝束打扮,以及相互之間的稱呼和說話的語氣,主要人物只有四位,大多數都是隨行和護衛。 方不為暗暗咂舌。 一間從星洲到上海的上等艙,近八千大洋,十幾間就是超十萬了,真不是一般的富豪能花的起的。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