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3章是不是算得上真愛了_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_作者:冰嬸_幸運賽車

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 1123 作者冰嬸 全文字數 2297字

福晉有喜:四爺,寵上天!正文卷第1123章是不是算得上真愛了“你這話真矛盾,下雪自然會冷。” “嘻嘻,皇上討厭冬天嗎?”若音隨口問。 “不,朕喜歡冬天。” “為何呀?”難道因為冬天和他一樣冷嗎?若音在心里嘀咕著。 “因為冬天會讓人很冷靜。”四爺淡淡道。 聽到這話,若音不由得抽了抽嘴角,“難道皇上還不夠冷靜嗎?” 回答她的,是一片安靜。 良久后,男人才磁性地道:“睡吧。” 面對她的時候,他似乎總是不夠冷靜............ 永壽宮這邊,倒是吹熄了燈,安靜的歇下。 可翊坤宮的毓貴妃,卻躺在床上,怎么都睡不著。 紫青替她掖了掖被子,沒敢告訴她,皇上又宿在皇后娘娘那了。 可耐不住毓貴妃問了起來,“皇上今兒翻了誰的牌子?” 紫青微微頓了頓后,毓貴妃便道:“不用你說,本宮也知道,皇上又宿在皇后那吧。” “是。” “往后這種事情,你不必瞞著本宮的。” “知道了。”紫青在一旁坐下。 她只是心疼自家主子,不想她太難過罷了。 皇后那兒有皇上疼著,照顧著。 莊貴人那兒,有太后娘娘照顧著。 可她家主子,只能自個小心謹慎的安胎。 “對了,主子,咱們還要不要請那個接生婆,讓她進宮給您看看,是男胎還是女胎?”紫青突然想到這個。 “罷了。”毓貴妃想都沒想,就擺擺手,道:“甭管是什么,那都是本宮和皇上的皇嗣。只要孩子平平安安地生下,健健康康的成長,本宮就心滿意足了。” “也是。”紫青點點頭,笑道:“要是莊貴人肚里是個格格就好了,這樣的話,您再生個小阿哥,便是登基后的第一子了。” “不還有皇后呢么。” “皇后娘娘在您之后懷上的,應該要比您晚生產。而且,現在宮里頭都在傳,說皇后娘娘肚里是個小格格。” “八字都沒一撇,哪里來的說法。再說了,宮里人傳的話,哪里信得。” “怎就信不得了,就連皇上都命奴才往永壽宮送小女孩的玩意呢。加之皇后娘娘已經生了兩個阿哥了,所以大家才會議論,說皇后娘娘這胎肯定是格格。” 毓貴妃:“......” 見自家主子沒說話,紫青才意識到是不是自己說錯了什么話。 “主子,皇上這陣子,不也賞賜咱們宮里好多東西嘛,其實都是一樣的。” “嗯,熄燈睡吧。”毓貴妃閉上眼簾。 一樣不一樣,不是從賞賜就能看出來的。 陪伴才是最能看出不一樣的地方。 她和莊貴人、皇后,三人同一個月內診出有孕。 雖說三個人的宮殿,賞賜都沒怎么停過。 可皇上獨獨去皇后那兒,是最多的。 一個男人,在女人有孕后,分出更多的時間陪伴,這是很難得的。 因為這種情況下,是不帶任何浴望色彩的陪伴。 關鍵這個男人還是帝王。 她都不敢想象,皇上對皇后娘娘,是不是算得上真愛了......
------ 眼瞧著年關將至,大家本應該歡歡喜喜過大年的。 可朝廷上,卻出了件不太愉快的事情。 此刻,四爺坐在太和殿上首,神色凝重。 而他的下首,站的全是王公大臣,以及文武官員。 “和碩特部的羅卜藏丹津,早前圣祖在世的時候,他就狼子野心。所以,圣祖為了平衡青海蒙古各派勢力,特令他與右翼貝勒察罕丹津、達顏等,同領和碩特部蒙古右翼,削弱了羅卜在右翼的獨大地位,更是遏制了他圖謀汗位的野心。” 說到這,他微微頓了頓,眼里迸射-出凌厲的光芒:“可是近日,他卻召集厄魯特蒙古各臺吉四十族人,在察罕托羅海會盟,煽動奇兵反清,又下令各部恢復原來的稱號,自稱“達賴渾臺吉”,并強迫各臺吉去掉大清加封的王、貝勒、貝子、公等稱號,改稱固始汗時的蒙古舊號。” “不僅如此,對于不肯與他同流合污,拒絕到察罕托羅海會盟的左翼郡王、以及右翼親王,他先后派兵前往襲擊。” 聞言,底下的官員個個面色凝重。 尤其是那些武官,恨不得立馬殺過去。 當中,要屬年羹堯最忿忿不平了。 他往前走一步,積極地道:“皇上,奴才愿意前往和碩特部,平反羅卜藏丹津!” 語音剛落,只見八爺用余光,微微掃了眼旁邊的十四爺。 于是,十四爺也上前一步,道:“皇上,早前在策妄阿拉布坦叛亂的時候,這個羅卜藏丹津,就與策妄阿拉布坦一同謀和過,臣當時也與羅卜藏丹津交過手,多少知道他的一些習性。后來,皇考駕崩,臣回京奔喪,他便開始發動叛亂,對于這等賊人,臣愿意帶兵前往和碩特部討伐。” “皇上,臣也與羅卜藏丹津交手過,知道其作戰習性。”年羹堯不甘示弱地道。 要不是十四爺提起,他倒是忘了。 他們兩個,曾經一起討伐準噶爾部落時,都與羅卜藏丹津交手過。 反正不管如何,跟十四爺對比,他可是信心十足。 畢竟,皇上早在圣祖駕崩時,好不容易收回了十四爺的兵權。 讓其成為了空殼“大將軍王”。 如今,十四爺又和八爺九爺走的近。 皇上怎么可能輕易將兵權放給十四爺。 而其余的人,能力又不及他。 這樣一想,年羹堯倒是有些慶幸,眼里也閃過野心勃勃的光芒。 看來這一次,當真是天助他也。 上回皇上偏心五格,把五格派去阿迷州當差,他還不服氣了一陣子。 現在看來,未必是件壞事,反倒是件好事了。 他年羹堯不是貪生怕死之人,就怕閑在京城里發霉。 這讓他想起曾經在揚州基層磨練的那幾年,他真的是閑怕了...... 這一次,反正他特別有信心。 除非......除非皇上親自去親征! 此刻,四爺的視線,在年羹堯和十四爺之間來回掃了一眼。 五格還在阿迷州,一時半會肯定是回不來了。 而且,那邊已經由五格著手,不可能突然召其回京。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