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五零章號角_錦衣春秋_作者:沙漠_幸運賽車

錦衣春秋 1250 作者沙漠 全文字數 3574字

軒轅破微笑道:“醫使果然清楚這段傳說。” 齊寧忍不住問道:“這玄麟與你方才所說的事情有什么干系?” 軒轅破卻是向黎西公問道:“醫使可明白?” 黎西公臉色已不似之前那般蒼白,甚至略帶一絲紅潤,明顯是七轉混元丹的效果,不過他氣色極差,畢竟是教主出手,他便是醫術通天,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恢復氣色,微搖頭道:“不知。只不過軒轅校尉提及到那孩童變幻了身形,這玄麟也曾是變化外形,兩者似乎有些什么聯系。” “正是。”軒轅破道:“不瞞國公,神侯府有專門的武藏庫,里面有諸多武學典籍,亦有不少很久遠的江湖傳聞,那些傳聞都是記錄在冊子上,是一些江湖軼事,卑職年輕十二歲的時候,便被獲準進入武藏庫翻看典籍,那時候閑暇無事,卑職便會找那些記錄江湖軼事的書冊翻看,所以倒也知道不少江湖傳聞。” 齊寧心想歷朝歷代有史官記錄各朝大事,而武學一道傳承久遠,但卻無人真的能將歷代的江湖事跡一一記錄下來,大都是靠口嘴相傳。 不過江湖上也總有些人會將當時的一些江湖軼事記錄下來,零零散散,雖然無法形成系統,但終歸還是能夠從那些發黃的書冊之中找到一些從前的事跡。 “其中有一本書上提及到了一門武功。”軒轅破肅然道:“那本書冊是一個叫做逍遙生的人所寫,但逍遙生是何方神圣,卻是無人知道。” “自古江湖奇人異士多得是,多有隱姓埋名的高人。”齊寧微點頭道:“你說那書上提到武功?” “正是,那門武功便叫做玄麟功。”軒轅破道:“按照書上所言,那玄麟功是一門極為高明的功夫,習練那武功,就等于是重鑄身軀,雪肉骨骸俱都是重新來過,承受的痛苦絕非常人所能想象,而且那門功夫極為邪乎,一旦洗肉換骨,便會宛若七八歲的孩童。” 齊寧心下一凜,暗想世間竟然還有如此邪門的功夫。 “書上所言,那玄麟功共有六層,洗肉換骨之后,便可以修煉第一層。”軒轅破道:“若是進展順利,三日便可長進一歲的形貌,一個月便可恢復十歲形貌。” 齊寧和黎西公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中看到了訝然之色。 “若是四十歲的人修煉,第一層便要修到四十歲的形貌,達到他的真實年齡。”軒轅破解釋道:“若是能順利修到四十歲的形貌,便可再次洗肉換骨,進行第二層修煉,第二層的修煉速度便會增快許多,只需要一天的時間便可以長進一歲。” 齊寧皺眉道:“也便是說,修到第六層,只需要幾個時辰便能長進一歲?” 軒轅破點頭道:“正是,不過書里說的并不太詳細,那逍遙生雖然知道時間有這門功夫,也聽說一些端倪,但了解得似乎并不深,所以記錄的十分簡單。”微頓了頓,才道:“卑職現在懷疑,我那夜所見的黑蓮教主,是否就是修煉了玄麟功?” “如此說來,世間還真有這門功夫?” 軒轅破道:“卑職也不敢確定,只是覺得大有可能。江湖上的奇人異事極多,那本書冊也不知道有多少年頭,玄麟功更不知道是何時出現過。只是.....黑蓮教主如果修煉的正是玄麟功,那又是從何處所得?” 黎西公猶豫了一下,終是道:“神侯府有武藏庫,圣教也有百武窟。” “百武窟?” “當年圣教初創,招攬人手,教.....教主為了讓圣教實力壯大,曾經親自在各地搜羅了無數的武學寶典。”黎西公嘆道:“當時老朽只以為他僅僅是為了圣教,后來才知道另有玄機,在百武窟內所藏的武學典籍,但凡投身圣教,得到審驗之后,都可以進入百武窟挑選合適的武學練功。不過......那其中許多的武學典籍非但無益,反倒有害,有些人修煉不當,遭到反噬,為此教內有不少高手生生......!”嘆了口氣,苦笑道:“各門各派的各有其道,也各有修煉的法門,并非人人都能適合。” 齊寧道:“黎前輩的意思是說,那玄麟功是在百武窟中得到?” “并非沒有這個可能。”黎西公道:“因為當年不殺人修煉不當或死或殘,教主也就封閉了百武窟,除了教內兩位長老和四圣使能夠進入,其他人不得靠近半步。” 齊寧微微頷首,又問道:“黎前輩,你說教主搜羅武學典籍,你們只以為是為了黑蓮教,可是其中另有玄機,那又是什么緣故?” 黎西公欲言又止,微一沉吟,終于道:“事到如今,老朽也不瞞你們,教主雖然是大宗師,武道修為深不可測,可是.....!”頓了一下,還是道:“老朽懷疑他已經走火入魔了。”
軒轅破臉色驟變,吃驚道:“走火入魔?大.....大宗師走火入魔?”明顯是不敢置信。 齊寧心想黎西公懷疑教主走火入魔,卻不能肯定,顯然并不知道教主體內有極寒之氣。 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大宗師操控天地氣息為己用,但最終卻成為了天地之氣的奴隸,經受折磨,這是大宗師的致命弱點,大宗師當然不可能對外人提及。 “教主時常狂性大發,一旦發作,六親不認,極其嗜殺。”黎西公嘆道:“早些年他只是偶爾發作,可即使發作,他也能夠控制神智,當時我們雖然覺得有些怪異,但并沒有想太多,可是后來他發作之時,便無人能夠阻攔,教內許多對他忠心耿耿的弟兄,一旦在他發作時出現在他身邊,便會被他活活擊殺。” 軒轅破眼角抽動,握拳道:“那真的是走火入魔了,原來.....原來大宗師也會走火入魔。” “圣教走到今天這一步,已經支離破碎,難以再有從前的景象。”黎西公苦笑道:“老朽實話實說,當年陰無極他們反叛教主,那也是為形勢所迫,他們動手之前那兩年,每天都是膽戰心驚。教主親手殺了不少自家弟兄,許多人敢怒不敢言,都不敢靠近教主,教主也知曉自己時有發作,平日里也就很少露面,教內也只有左右長老和四圣使時常接觸。” 齊寧釋然道:“陰無極和洛無影幾人與教主接觸頻繁,唯恐教主突下殺手,所以心驚膽戰。” “教主修習武道,一旦閉關,便是好幾個月。”黎西公道:“教內之事自然是由兩位長老聯手處理,只是玄陽為人灑脫,平日里對教內的事情并不過問太多,是以教內事務實際上由陰無極來處理,而洛無影等人協助他理事,時常要受到教主的召見,所以.....!” 齊寧已經明白過來。 性情無常的教主對陰無極等人來說,就如同懸在頭頂上的一把利劍,誰都不知道這把利劍什么時候落下來,以陰無極等人的實力,一旦教主狂性大發,這幾人也是無法幸免,也難怪這幾人日夜憂心。 軒轅破眉宇間卻已經顯出驚駭之色。 陰無極等人聯手反叛教主,這是黑蓮教的機密大事,便是黑蓮教內知道的人也不多,神侯府雖然耳目靈通,但對此事還真是一無所知。 軒轅破雖然已經發現黑蓮教內情況不對,也發現了有人假冒教主,但萬沒有想到在黑蓮教內部竟然發生過反叛教主之事,當真是匪夷所思。 畢竟他十分清楚,黑蓮教主乃是大宗師,試問天下有誰敢對大宗師動手? “醫使是說,太陰長老帶人反叛黑蓮教主,自立為主,不過黑蓮教主死里逃生,所以今次回來報復?”軒轅破神情凝重:“難怪黑蓮教現在人心惶惶,眾多教眾紛紛潛逃,原因竟是在這里。”眉頭一緊,疑惑道:“我知道黑蓮教在八年前發生過玄陽長老叛教之事,醫使,陰無極他們反叛黑蓮教主,莫非就是在那個時候?” 軒轅破畢竟不是一般人,既知黑蓮教此等隱秘,立刻敏銳地察覺到了當年那件事情的蹊蹺。 黎西公微微頷首,軒轅破更是疑惑道:“這就有些不對了。如果黑蓮教主八年前就遭受反叛,為何會在八年之后才回來復仇?他早在二十年前就已經位列五大宗師,武道修為絕非陰無極那幫人所能比,當年那幫人又如何敢反叛?就算找到機會下手,既然沒能殺死黑蓮教主,那么黑蓮教主逃生之后,也不可能等待這么多年才會回來。” 齊寧心想你自然不知道,當年陰無極等人雖然沒有殺死教主,可是卻導致教主失去了記憶,這八年來教主顛沛流離形同乞丐,甚至活的比乞丐還不如。 教主在大雪山恢復記憶,卻依然記得與齊寧的過往,那就證明這些年的事情教主并非一無所知,他堂堂大宗師,一手創建黑蓮教,最后卻被手下反叛,流浪八年,這段往事在教主腦中回想起來,自然是怨怒至極,普天之下,沒有任何人能夠阻止教主此番大開殺戒。 他也不知道是否該向軒轅破解釋,可就在此時,忽聽得一陣奇怪的聲音傳過來,宛若號角之聲,齊寧皺起眉頭,那聲音似有若無,聽的隱隱約約,齊寧掃過黎西公和軒轅破,見二人并沒有反應過來,不由問道:“你們可聽到.....號角聲?”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