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金沙炎漠_六渡之逆斬蒼穹_作者:楊志遠_幸運賽車

六渡之逆斬蒼穹 539 作者楊志遠 全文字數 3758字

在成功的勾起又打擊了九翼飛天蜈王的興致之后,楊宇再次語出驚人道:“辦法么,丁某倒是還知道幾種。只不過怕都是不太好實現吶!” “什,什么?你真的知道方法?而且還有好幾種?!”這一次開口的并非是九翼飛天蜈王,反倒是一直在一邊做為陪襯的金鋼裂天蛟王首先就被驚的無以復加了! 九翼飛天蜈王并未去理會金鋼裂天蛟王搶了它的話茬,而是一臉復雜的望向對面老神自在的楊宇,半晌后方才平復了一下自己無比激動的心情道:“公子既然知曉方法,只管說來聽聽。至于能否辦到,那都還只是后話!” “咳,也好。既然蜈王有興趣,在下便說上一說!”楊宇輕咳一聲,清清嗓音道。 “妖獸退妖化靈雖然是逆天改命之舉,但卻也并非無計可施。據丁某了解便有數種方法可以辦到! 其一便是自然化靈法。這種方法就是妖獸憑借自身萬千載歲月的努力,將自身妖力修煉至九階圓滿的極至從而由量變轉為質變,自然化身靈獸。 此法乃是妖獸化靈的主要途徑,但缺點是耗時太長,成功率也相對較低!” 九翼飛天蜈王與金鋼裂天蛟王聞言微微點頭,顯然對于楊宇的說法表示認同。 “除了這自然化靈法之外,再有的便是催發化靈法,也叫催靈法。 與自然化靈法的單一不同,這催靈法的方式就要多上一些了。而據在下所知大體有這么三種,分別為:靈力催靈法、藥力催靈法以及異力催靈法!” 對于自然化靈法,二尊妖王多多少少還有些了解,可對于楊宇之后所說的這三種催靈法它們可就一無所知了。 因此,在聽楊宇娓娓道來之后,頓時被勾起了莫大的興趣,齊齊的向他投去了熱切的眼神。 楊宇見狀也未再吊著二人,當即接著道:“所謂靈力催靈法便是邀請境界足夠的真正靈獸,以自身強大的靈力為妖獸洗筋伐髓,從而改變后者的血脈與法力本質,達到化靈的目的。 此法簡單有效,化靈成功率高,但對于施術的靈獸影響卻是相當之大,稍有不慎不僅會影響自身境界,更是會耽誤日后的進境。 所以若非關系極近或是別無他法的情況下,極少會有靈獸愿意助他人化靈! 除了靈力催靈,還可以用絕頂丹藥來代替高階靈獸,來幫助妖獸改天換命,退妖化靈。 但能夠產生如此功效的丹藥,先不說對于煉制者的要求極高,單只是其煉制材料也都是世間罕有,很難全部湊齊!” 聽著楊宇一一介紹并點評這些方法,兩大妖王不由眼界大開。但與此同時,對于退妖化靈的難度也是有了全新的認識。 “那最后的異力催靈法又是什么呢?”九翼飛天蜈王追問道。 “大千世界無其不有,有很多事情是無法解釋清楚的。就比如這妖獸化靈也是存在著許多無法想象的情況,比如有的妖獸突然吃了一株不知名的植物便神奇的化靈了! 再有甚至被雷霹劈一下或是被神火燒一下也都化靈了!如此怪事雖然少見,但卻也是有過先例。 只不過,這種事太過的偶然,無法復制,只能依靠自身機緣而已。”楊宇淡然的解釋道。 聽完了楊宇的解釋,九翼飛天蜈王的心情越發的復雜。通過前者的介紹,它雖然對于化靈了解的更多了一些,可也更加明白了這化靈的難度,不由心生一絲消極之意。 “唉!原來想要退妖化靈是如此之難,看來本王這輩子也都別想了!”九翼飛天蜈王嘆息道。 楊宇說了這么多可不是要打擊九翼飛天蜈王,如今見對方如此消極立刻展顏一笑道:“蜈王能夠修煉至妖獸絕巔,想來也是大氣運加身之輩,又豈可如此的輕言放棄呢?” “哼哼,自家知曉自家事,丁公子也不必好言安慰本王了!”九翼飛天蜈王苦笑兩聲道,“自然化靈耗時太長,以我的壽元恐怕是無法等到了! 至于靈力催靈本王族內早已沒有了長輩,又哪里來的靈獸前來相助? 再說那異力催靈,本就是虛無縹緲之事,根本就無跡可尋,也就不必說了。 如此分析之后,也就這藥力催靈法還有著一絲可能。但我妖族不擅煉制之道,既便是僥幸湊夠了材料恐怕也只能是干看著! 因此,公子這些辦法恐怕都是無法實現吶!” “這倒也是未必!”然而,面對著九翼飛天蜈王的灰心之語,楊宇卻是給出了一個驚世駭俗的回答。 “在下境界雖然不算太高,但身為上古藥王傳人,煉制之術倒還算勉強看的上眼。 只要蜈王閣下能夠湊齊材料,煉制工作不才在下倒是愿意嘗試一下!” “什么?丁公子是上古藥王傳人?這也未免太過的有些不可思議了吧!” 雖然都是活了數千年的老妖,但乍一聽到如此離奇的事情,九翼飛天蜈王與金鋼裂天蛟王也都是被震的有些無法置信。 不過,盡管它們無比的震驚,但憑借著幾千年的閱力自是看得出楊宇此言并非兒戲。故此,在片刻的震驚之后,它們也是做出了最為明智的選擇!
“原來丁公子乃是上古藥王傳人,本王之前真是多有失敬了!”二王齊齊的向著楊宇微一頷首,態度明顯比之先前要客氣了許多,甚至都是有意無意的摻入了一絲恭敬。 對于兩大妖王態度的轉變,楊宇并未有太多的意外。畢竟,無論是修士還是妖族,任誰也都不愿去得罪一位有著無限潛力的煉藥大師,盡管這位“大師”還只是處于初級階斷! “二位妖王閣下客氣了,丁某實不敢當!”楊宇淡然一笑,回應道,“只是我這一身份目前還不想公布于眾,還請二位不要對旁人提及!” “自然,自然!” “公子盡管放心!” 二王聞言立刻齊聲保證。而后九翼飛天蜈王一改之前的冷傲,陪笑道:“丁公子既是上古藥王傳人,那想來這化靈丹的藥方也是知曉的了,不知可否賜予小王啊!” 見堂堂九翼飛天蜈王竟然如此放低身架,楊宇也是不覺心中好笑。當即心念一動之下,便是將一枚烙有三四百種材料的玉書送到了九翼飛天蜈王面前。 “蜈王不必客氣!在下既然肯將實情相告,自然是有幫襯之意,這份材料清單還請蜈王笑納!” “這,這……” 九翼飛天蜈王雖然早就料到楊宇有意結交自己,但卻是萬萬也沒有想到對方會如此痛快的便是給出了藥方,不由有些受寵若驚。 “丁公子真乃俊杰啊!那這件天大的恩情,小王便愧領了!從今往后,丁公子便是我橫嶺妖族最為尊貴的客人,日后只要公子有所差遣,我橫嶺妖族必傾力完成!” “蜈王言重了。”楊宇灑脫一笑,毫不在意的道,“只不過是舉手之勞而已,蜈王不必掛懷!” 探爪將楊宇送過來的玉書接下,九翼飛天蜈王順勢便是探入了一縷自身妖識。當見到其內的材料竟有數百種之后,當即不由微微一怔,但旋即又是明白了過來。 “這丁川還真是個細心之人,為免藥方泄露竟是弄出如此之多的材料! 不過,這倒也是在情理之中。畢竟化靈丹這種級別的藥方,可都是價值連城的存在,任誰也都會當成寶貝守護著吧!” 九翼飛天蜈王心中腹誹,可表面上卻是不敢帶出,當即陪笑道:“這些材料大多都是相當的珍貴,十幾種主材更是極為的罕有,就算以我數千年的積累也是一時無法湊齊。 如此一來,恐怕就要煩勞公子多等上幾年了!” “無妨。只要丁某尚有命在,必會前來為蜈王履行今日之諾!”楊宇鄭重的道。 “那本王就多謝公子了!” 九翼飛天蜈王也是聽出了楊宇話語中的隱意,明白其是要打算離開了。當即鄭重的承諾道:“為了表示本對丁公子的謝意,從即日起本王將會下令封山,半年之內除公子所率人馬之外,其余所有人類修士想要通過我橫嶺山脈都將受到我橫嶺妖族的全力阻攔!” 楊宇心思玲瓏,自是明白九翼飛天蜈王此舉乃是為自己等人擋下后面的追兵。所以,鄭重的向著后者深施一禮道:“蜈王相助之德,丁某銘感五內,日后定當涌泉相報,告辭!” “二弟,代本王送客!” …… 在大群風魔虎與飛天蜈的護送之下,紫陽、凌霜兩宗的年青精銳輕松自在的穿越了百萬里橫嶺山脈,來到了南炎洲西部荒蕪之地的深處——金沙炎漠! 這金沙炎漠乃是一片占地極廣,但卻荒蕪至極的沙漠之地。其中除了終年肆虐著能夠吹散一切生機的化靈妖風之外,更是有著數之不盡的流沙陷阱,可謂是險惡至極,既便是修士誤入其中也是危險重重,險有成功走出之人。 更為令人頭疼的是,這金沙炎漠之內有著極為強大的磁場,且越是向上越是強烈。任何修士、妖獸,還是大型法寶都是無法御空飛行。 而這也便注定了想要通過這片覆蓋近百萬里的大漠,都只能采用最為基礎的前進方式——步行! 而如此惡劣的自然條件還并非是這金沙炎漠中最大的威脅,最為駭人的是,在這等惡劣至極的環境之中,竟然還生存著一個半人半獸的族群——炎沙蜥人! 這炎沙蜥人上半身如人、下半身似蜥,有極高的智慧與堪稱詭異的沙地生存能力,相傳乃是靈獸金甲沙蜥與人類雜交后留下的物種。 由于自身強大的繁衍能力,和缺乏與其競爭的對手和天敵,只是用了短短不足三千年的時間,這些體態丑陋的家伙們便是成功的霸占了這片沙漠的每一處角落,成為了金沙炎漠的絕對領主! 雖然有著一半的人類血統,可炎沙蜥人卻是極為的仇視人類,非但不與人類進行任何形式的勾通,反而是見人就殺、絕不留情。 不過所幸的是這些怪物僅只生存在金沙炎漠之中,從不外出,所以對于人類倒也并不會造成什么太大的危害。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