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當前位置:首頁>小說新聞>短篇> 安迪斯晨風的故事,短篇-幸運賽車

安迪斯晨風的故事,短篇-幸運賽車

安迪斯晨風的故事,短篇-幸運賽車
@安迪斯晨風
我剛上班那會兒,單位在荒郊野外,周邊除了趕集的時候有個地攤,找不到像樣的飯館,所以只能吃食堂。食堂也很黑,一盤豆芽素燜餅就敢找你要8塊錢——現在看可能還行,但十多年前就很貴了。要知道我那時一個月才掙800塊錢。
所以我跟同事們早早都學會了自己開火做飯,熱個饅頭炒個菜,三五塊錢就能對付一頓。那時候宿舍小得跟蝸牛殼似的,又不知道買排風機,滿屋子都是油煙味兒。
有一年冬天我突然特別想吃火鍋。然而眾所周知,火鍋并不適合一個人吃,更不適合一個單身窮人吃,尤其更不適合一個很窮又特別能吃的人吃。因為火鍋需要的材料又多又貴,別的不說,一斤羊肉片就得35塊錢。不是矯情,真的吃不起。
后來我就跟剛在網上認識不久的一個女生訴苦。題外說一句,那時候QQ還不會移動,我又不是很喜歡打電話,所以跟人聊一般都是發短信。短信一毛錢一條,為了省錢,常常會把字數塞得滿滿當當,一條短信說好幾件事,就像這樣:
你讀過《平凡的世界》嗎?孫少平艱苦奮斗的精神真的很讓人感動啊!今年冬天好冷,你冷不冷?吃頓火鍋就好了可是買不起羊肉怎么辦?
過了一分鐘,她的回復來了:
我給你出個主意吧,你可以做火鍋雞!花十幾塊錢買一只白條雞,自己剁成雞塊,然后放到鍋里煮,熟了以后用雞湯想涮什么就涮什么吃,多美。
我怦然心動!雖然白條雞也不算太便宜,但畢竟還在接受范圍內,而我又確實太饞了,太想吃火鍋了,就立刻開始謀劃盛宴了。趕集的時候,買上一只肥嘟嘟的白條雞,兩三根硬邦邦的大蔥,姜蒜,一顆大白菜,土豆白蘿卜豆腐皮,蝦丸魚丸黑木耳……
當然后來沒有真的這么豐盛,也就是蔥姜蒜加土豆白菜而已。我把白條雞斬碎成塊,加蔥姜蒜入油鍋翻炒,表面略變色后加八角、大料、辣椒等調味料加水,在電磁爐上面架鐵鍋燜煮兩小時,揭開鍋蓋滿屋子都是濃濃的香味。后來我用這鍋湯煮了整兩天白菜土豆,大飽口福,還好是冬天,放在室外不會壞。
奇怪的是,那個女生聽說我真的買了白條雞做火鍋雞以后就不理我了,過了大概小半個月才發來一條短信,說她們家今天吃火鍋雞,讓我來嘗嘗看跟自己做的有什么不一樣。
我也沒多想,毅然決然地就買上公交票去了市里,可能是因為我真的很想吃火鍋雞。吃完以后我騎自行車載著她去紅旗影院看了一場電影。從那以后,我就常到城里去找她玩,這么過了兩年,我們倆就結婚了。
好多年以后,老婆跟我坦白:“那時候我就是隨便跟你客氣一下,誰知道你還真來啊!”
我:“嘿嘿,這不是饞嗎?”
她:“你自己做火鍋雞的時候,怎么不知道跟我客氣客氣呢?”
我:“嘿嘿,這不是傻嗎?”
她:“那天你沒邀請我,我覺得可委屈了!”
說到這里她嫣然一笑,又道:“幸好我猜到了,你是真的傻,而不是不喜歡我。”
馬伯庸:我替博主解釋一下,他的工作單位是在一所監獄,一般不太敢請姑娘去宿舍吃飯。

安迪斯晨風相關新聞

近期小說新聞

安迪斯晨風最新消息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