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赛车

當前位置:首頁>小說新聞>短篇> 馬伯庸吃牛雜,短篇-幸運賽車

馬伯庸吃牛雜,短篇-幸運賽車

馬伯庸吃牛雜記
馬伯庸:今天跑到深圳辦事。下午抵達酒店之后,按照平常的節奏,先去健身房跑了一個小時,然后稍微吃了一點海鮮。然后跟朋友聊到十點多,準備回房間直接睡覺。
都洗完澡了,我躺到床上習慣性地打開地圖,想臨睡前了解一下附近的地名典故。結果一下子讓我發現一件事,有個深圳朋友一直盛贊一家廣式牛雜做得美味,地圖顯示,那家恰好就在1公里開外。
我登時睡意全無,陷入了到底要不要去吃點的猶豫。晚上吃夜宵是控制體重的大忌,可是緣分都到了,偶爾吃一頓應該沒事吧?大不了明天運動加量。我左右為難,忽然發現這家店能送外賣,心態登時崩潰,直接下了單。
到了最后一步要付錢的時候,奇跡發生了,酒店wifi和4G突然齊齊沒了信號。我盯著不停轉動的圖標,心想如果一分鐘內信號不恢復,說明老天爺不讓我吃,那就直接踏實睡了。
結果,一分鐘了網絡也沒恢復。我正準備睡,突然又想,老天爺的意思也許不是不讓我吃,而是讓我
不要叫外賣而是去店里吃。這季節深圳天氣舒服,溜達過去吃完再溜達回來,正好消食。
既然老天爺的啟示這么明顯,我就高高興興出門了。1公里說遠不遠,很快我鉆進一個城中村,在路邊看到那家小店。燉牛雜的鍋就在門口,各種雜碎在深褐色鹵汁里翻滾著,咕嘟咕嘟響著冒著泡。
晚上吃夜宵已是僭越,再碰碳水簡直要滿襠抄斬。所以我沒敢要粉面,只點了一份凈燉蘿卜和一份純牛腩、牛肚、牛雜的三合一。
廣東這季節比較陰冷,始終寒氣往骨頭縫里鉆。能在夜里來這么一大碗熱氣騰騰的牛雜,實在是太美好了。端上來以后,先啜一口綿稠的熱湯汁,讓醇厚濃郁的鹵汁香味在口腔里繚繞,活化味蕾,渾身都舒緩開來。這里的汁水偏咸,八角、草果、桂皮三味料放得多,陳皮、丁香偏少,正合我口味,所以我特意沒要蔥,讓味道更沖一點。
吃三合一的次序是,先來一口牛腩把胃墊住,然后來一大口金錢肚,充分感受其滑嫩,接著來一段牛腸。牛腸結構特別,很能藏住汁水,又有嚼頭。反復咀嚼之下,汁水不斷旁逸斜出,風味一陣濃似一陣,那感覺真是沖浪一般。接下來次序就隨意了,或由心及膀,或從肺至肝,或三星同吃,或百葉配起雙胘,全看緣分,任意組合,無論怎樣,鹵汁始終如影隨行。吃得膩了,再來塊燉得稀爛的蘿卜換換口味。
一會兒功夫,兩碗見底,連湯都剩不下幾口。這時寒氣已經徹底驅散,胃里熨帖無比,像藏這個暖寶寶,洋洋熱氣流遍四肢百骸,身體每一個毛孔都舒張開來。
說實話,這家牛雜雖然好吃,但還未臻化境,口味上還是顯糙。三合一的選擇,也難以盡興。但架不住寒夜冷月、客途三更的氛圍加成。
吃飽喝足,打著飽嗝往酒店走,突然路邊一個下水道蓋子沒放穩,把右腳給崴了。
心想這是老天爺不高興?繼續往前走,臨到酒店門口,腳下一絆,又崴了一下……
果然,健身之神降下懲罰了,明天可咋辦。[允悲][允悲][允悲]





 

馬伯庸相關新聞

近期小說新聞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