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內外練法(二合一)_全球諸天時代_作者:化三生_幸運賽車

全球諸天時代 117 作者化三生 全文字數 5108字

華佗說完這些,又和老者朝江蒼一拱手,道了一聲“時日不早、將軍休息”,就行禮回去了,省得自己多言,耽擱這位將軍有什么軍情要布置。 而江蒼拿著竹簡,手指‘咯吱’輕微搓了一下竹片,望著華佗,也未再言什么。 但自己心里面明亮,再按照任務提示,是明白華佗這看似是送‘功法’給將士,但實際上是送給自己的。 因為每個將士要是都能一邊訓練搏殺,一邊練戰陣合作,加上每日需要時間打磨這內家修養功夫,還有配套的藥膳食用,這哪還是什么將士,直接都成了資質上佳、家底殷實的武林高手了! 換句話來說,他們每日時間上不夠,年齡又不小了,再無藥膳大肉支持,沒有個幾十年的功夫,是真的練不成。 到時候哪行都專精不了,還不勝以往精煉。 如果比方,就像是一個精通搏殺的雇傭兵,他每日都是任務廝殺中渡過,學的都是怎么殺人的本事,都練成了一種習慣。 而如今讓他去打內家養生拳法,還偶爾參加著一些任務,中途很少訓練怎么殺人,怎么團隊合作,怎么安排任務行程,那不是變著法的讓人家去送死嘛,還順帶著禍害的一個團隊。 再按照這樣來說,加上任務流程。 華佗確實是變著法的送給自己功法。 他覺得自己應該能明白,他有一種結交自己的心思。 那這事就不提了,自己拿著就是,將士們也不用教了,省了不少時間。 尤其江蒼覺得‘華佗’有這么高的體質,說不得就是這‘功法’奇效,加上他懂‘藥膳的煉制’,才能讓他的身體可以吸入空氣內的‘靈氣?’ 這樣想著。 江蒼即刻回往了院內,想要試著練練這‘五禽戲’,以及等五日后的‘任務流程’串聯華佗。 因為隨著華佗的出現,自己任務又是一變,成為了‘五日后救華佗的好友。’ 并且這任務還隱約指引了自己的藥方,十成十是關于藥方的‘升級任務’,還分為‘兩次升級。’ 一次,是這五日內,找華佗再次交談。 一次,是為五日后的救完人。 還有自己之前聽山賊所言的‘仙藥’,說不定這次的‘營救任務’里面還摻加了不少‘隱藏獎勵?’ 或者說,這任務的流程,其實就是‘接觸華佗’就完了,或是殺完山匪也完了。 往后的‘救人、山匪一事’,都是屬于附加的事件,是被自己‘引’出來的? 舉個例子,自己要是把山寨內的人殺完,不問。 那店家是不是也會安穩回來? 只是他的‘仙藥’或許給了華佗,華佗再教他什么東西,然后他回來開陽之后,自己就獲得一個‘華佗的藥方?’ 再算上任務流程,‘救華佗好友’,那百分百的是兩人肯定認識。 這說不定原有的任務就是這樣! 而江蒼想到這里,感覺這事應該錯不了。 但不管怎么樣,任務多了,獎勵多了,那是好事。 其余沒用的事先放下。 回到屋內,竹簡攤開。 江蒼打散了推理的心思,又開始按照上面所描繪的動作,先試試這五禽戲的效果如何,看看這‘第一環’的簽到獎勵是否就很‘高級。’ 而竹簡里面的小人圖案雖然多,但大致來說,是分為‘虎、鹿、熊、猿、鳥’五種練法。 它們的練法動作也都是臨摹這些動物日常動作,再按照人體的骨骼肌肉,以最優化的形式規劃而來。 其最終的目的就是讓人強身健體,延年益壽。 但不同于武弘的聚靈打坐,‘五禽戲’算是另一種增加體質的方法。 因為在自己想來,還有通過剛才觀察華佗的體質,這五禽戲應該是‘由內到外’,讓身體‘容器’先改變,先強大,再去盛裝靈氣,相應再次增加體質。 聚靈功法是‘由外到內’,讓靈氣去強化身體容器,繼而儲存更多的靈氣。 這說的正式一點,兩兩一塊練,還算是相輔相成。 起碼隨著時間的過去。 自己熟悉了五禽戲的動作,又練到夜里一兩點,等盤打完了七遍‘五禽戲’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的血肉好似有些‘干’,有些‘累’,在下意識中吸收著四周的靈氣。 如若比方,練完五禽戲的自己,就像是充水的海綿擠干以后,又放入了水中,在吸收著四周的水,來充實自己。 同一時間。 江蒼還盤膝坐在了地面上,再按照聚靈功法打坐,更是發現四周的靈氣如水流動,爭先恐后的朝自己的身體血肉內鉆! 一直到等到自己血肉疲勞感消失,靈氣恢復速度才如往常一樣,或者說是比往常還要多一些。 那要是自己沒猜錯。 這樣的情況就和自己之前所想的一樣,自己因為通過了五禽戲的練習,所以才讓身體容器變大了一些,繼而質量變高,可以裝更多的靈氣了。 但不管怎么說。 等到第二天早上四五點的時候。 江蒼打坐落下,再一感受,就發現自己體質提升了‘0.02!’ 相當于這五禽戲才一獲得,自己就變相的融合了最少‘五顆普通元能!’ 可是自己今早又想接著練五禽戲的時候,卻發現身體肌肉還是和昨夜一樣‘酸’,需要‘休息。’ 這種休息也相當于‘飽和’,和聚靈功法一樣,都是不能長時間修煉,不然自己身體就先受不了。 這就像是一個‘傷口’劃開了、縫好,還沒等血干了,又要拆開,再縫,再修整,這是誰能經得住。 哪怕是不怕疼的,但是身體的恢復本能可是和精神無關,不是忍不忍就完事的。 如若歸整總結一下,這‘休息’還可以當成一種‘技能冷卻時間?’ 江蒼想了想,覺得這個形容很恰當,就這樣暫定了。 那為了保證不浪費,以后每日晚上十二點,就是自己修煉的時間,晚上不睡了,修煉中渡過。 當然,修煉歸修煉,精神還是要放松。 就像是自己現在沒事干了,等任務以及冷卻時間的時候,吃吃飯,吃吃藥膳,打拳拳,累了,就小瞇一會兒。 以自己這樣的體質,放松狀態,深層睡眠個一兩小時,基本上一天的精神勁都有了。 并且自己還有‘危險感知’,完全可以進入深層次睡眠,不用擔心誰給自己害了。 可以說,自己的技能組合還挺安全的,有輔助修煉的,又有提升實力的,還有四種神力模組的戰斗,這已經不像是普通武林高手了。 再按照自己的修煉努力勁,就和練氣士差不多,都像是‘修仙、修道’了。 而等所有事情規整完。 江蒼出了院子,看了看附近院內的將士,看到他們也是一大早的起床,又按照自己昨夜吩咐的,穿上了普通的衣服,以防泄露什么消息。
如今,他們正三三兩兩,或者五六人扎在一堆,和自己問過禮后,就去村內附近,或者在村外拉起架勢,找辦法打敖勁力,活動筋骨。 也有二十多人成群結隊的在幾名獵戶的帶領下,前往了與下邳相反的小山里打獵,改善伙食,這都是經過了自己的允許。 因為自己等人在這住著,總得給村里制造一點貢獻,比方打些獵物,大家都吃肉。 但還有五人是一早出發,在兩名村民的引路中去往了下邳那里,準備打聽情報。 雖然自己腦海里都有地點標記,這情報打聽不打聽都一樣,可樣子上得做的完整。 或許根據任務的即時性,他們還真能打聽出來一些情報,哪怕是沒有任務指引,最后自己也能知曉山匪劫道的地點,讓所有的事情順理成章。 于此。 這也沒什么說的。 江蒼又開始吃飯、打拳,偶爾看到華佗在村內閑逛,就上前交談幾句,看看能不能順出來‘第一次升級藥方。’ 不過,這事不是一天兩天就順出來的。 反正自己在村內待了三天,在第四天夜晚,任務越來越近的時候,兩人吃飯閑聊,才無意聊到了藥方的事。 并且自己很敞亮,加上自己藥方是‘獨有’的,只有自己才能使用,便拿出來讓華佗看了看。 尤其也是這一看。 華佗斟酌了半天,添了兩種中和性的藥引,以及一種助消化的藥草,讓藥性更加溫和了,也更加容易吸收、消化了。 大致來講。 就是自己能吃的更多了。 比如,原先自己是每日吃三斤,現在卻能吃四斤了,相當于變相的增加了藥力。 也等此事落,華佗回去睡覺。 江蒼見了,藥方一收盒子里面,等明天吧,等明白把所有事結了,再看看藥方還能升級成什么樣。 而隨著一夜過去。 第二天清晨。 江蒼命人整備了一下,就帶人前往了下邳,其目標地點就在十三里外的山道西邊林外。 因為聽一位打探情報的將士說,他在那里發現了有不少人在林子里活動的蹤跡。 特別是任務指引,也在那里。 且與此同時。 在十三里外的林內空地。 有大致二百余名大漢,或靠、或躺的四散林內,樣子比較懶散。 在他們中心,還有一位身穿破舊皮甲的壯漢,是他們的大哥,也是這幫山匪的頭子。 只是他們如今隨性,都在相互交談,吹牛打諢,但五花八門的兵器都在手邊,保證第一時間就能拿起傷人。 而他們無聊所說的事情,話里話外,也正是‘仙藥’的事! 且這仙藥的由來,還是他們前幾日聽孫店家的徒弟喝多時說的。 其大致情況。 就是江蒼上任的當天,有兩名山匪混入城內。 一名是在打探馬站,隨后幾天被江蒼殺了。 但另一名則是來到孫店家徒弟家里,準備打聽藥行什么時候有車隊出城采購。 可在他那晚趴在墻根,聽著聽著,卻無意聽到了這徒弟喝多炫耀,說,他師父偶爾出去采藥,看病、還是怎么著,在當日拿了一個包袱回來,又直接進入了藥鋪后院。 而他經過了師父旁邊,卻聞到了一股藥香,讓自己精神氣爽。 最明顯的就是他本來有點風寒,咳嗽了半天,本想等著他師父回來給自己看看,也是所謂的‘醫不治己’,以防關系自己的安危,亂了方寸,越醫越重。 只是,他當日還沒說明自己的事,單單只是聞了聞這透出的藥香,就覺得舒服,又猛然打了幾個噴嚏,這風寒就完全好了! 雖然他也知道自己的風寒或許不重,抓點藥就行,但不能否認的是,單單自己聞著味,就能治自己病的藥草,那肯定是‘不一般!’ 說不得師父的包裹內就有什么‘仙藥’藏著! 于是,這徒弟心里存著這個念頭,可又不敢問自己的師父,也是心里憋得慌,就回家喝酒一頓,和妻子私密說了說。 可他的妻子聽聞了丈夫言,且帶有一個‘仙’字,就小聲勸阻了幾聲,不讓他丈夫再說,省得惹來什么麻煩。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當晚趴墻跟的山匪聽見了這事,卻留了個心神,加上本就要劫藥鋪孫店家的行程,便回去稟報大哥了,把打探馬站的山匪獨自留在了城內,也沒和他說。 而回去稟報的山匪,因為知道自己大哥就有一個‘寶貝’,所以對這神神怪怪的事情不疑有他。 同樣,山匪頭子聽聞手下所言,亦是不作它想,就是一個字‘接!’ 就算是截不到仙藥,也能劫到自己一開始所圖的錢財! 可是等他們出寨子的時候,孫店家早就啟程下邳了。 沒辦法,他們沒追上,又不敢尋死攻下邳城,只能在這城外道上的山林子里等著。 這一等,就是幾天了。 加上大冷天里的,林內這里潮濕、還有蚊蟲,著實煩人,心燥。 也是想到這。 山匪頭子搖了搖頭,走到了林邊解手,又朝著附近一位把風情況的手下嘆道:“六年前..我那死去的大哥曾在渠帥手下的時候,救過渠帥一命,被渠帥賞賜了一片‘靈石’。而這塊靈石我雖然不知怎么用的,可只要放在寨子里面,就能驅趕附近的蠅蟲,是一個寶貝..” “那大哥為何沒有帶出來..”手下順口詢問了一句,但隨后就拍了自己腦袋一下,覺得自己多問了。 同樣,山匪頭子聽到了手下的這句話,先是面色上不好看,但又笑著道:“我這不是心疼我弟弟,他病了,讓人留下照顧守寨。又怕他在寨子里被蠅蟲咬著了,再算上這仙藥的事來的太急,我就把靈石忘在寨子里了..讓諸位兄弟受苦啦!” 山匪頭子說到這里,感覺前后矛盾,就不想說話了,提了提褲子,轉身板著臉回到了林內。 但任誰都能看出山匪頭子是為了一己之私,才把那‘靈石’放在了寨子里的。 可變相的,也能證明他們兄弟感情極深,這位山匪頭子更是重感情之人! 于是。 一些聽到山匪聽到了自己大哥把帶寶物留給二當家以后,雖然有怨言吧,但也羨慕這樣的兄弟情。 可如今既然還有‘仙藥’一說。 那在眾山匪想來,自己等人只要在這幾日劫了孫店家的‘仙藥’,那自己寨子內是不是就有‘兩個寶貝!’ 今后,就算是自己大哥再留仙物,也總不能兩個都留給二當家吧? 這萬一寨子被人劫了,豈不是什么都沒了!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