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一章【往事如煙】_我的夫人是鳳凰_作者:夜的光_幸運賽車

我的夫人是鳳凰 301 作者夜的光 全文字數 2280字

慕容劍羽梨花帶雨,哭了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菠﹣蘿﹣小』說 夜南山還半摟著她,慕容劍羽已經不哭了,但也沒從夜南山懷里起來,嗯...大概是不愿意起來吧。 眼神中帶著一些哀思,慕容劍羽一邊追憶過往,一邊說著。 “很多年前,那一年,我二十二,青春正好,修為至三品,劍道至三境,和你一樣,當年也是大家口中的天才。” “我的哥哥,是原來的劍峰峰主,天才中的天才,星輝帝國新生代的領軍人物,天樞學院未來的接班人。” “我本該,有一個很美好的人生。” “但是,一場大禍,突然從天而至,碾碎了我的人生,帶走了我的一切。” “學院發現了一個新的他山石空間,探索后在那處他山石內,發現了一個被封印的空間通道,不知通往何處。” “之后,學院出現了兩個派別,一方支持解開封印,探索那處被封印空間通道后的世界,尋求機緣,另一方覺得空間通道后的世界完全未知,貿然開啟,危險性太大。” “我哥,就是反對開啟空間通道的其中一人。” “但是,學院中的高層,我的師兄們,當時都處于風華正茂,氣勢正盛的時期,急于尋求機緣提升修為,最終,經過表決,學院內支持開啟空間通道的占據了多數。” “空間通道開啟了。” 慕容劍羽說道此時,神色有些黯淡,“天樞學院和我的夢魘,也開啟了。” “空間通道背后有什么?”夜南山問道。 “空間通道連接的是...赤月。” “一個極度混亂的世界,在那個世界,生活著一個窮兇極惡的種族,他們稱自己為...修羅。” “學院通過空間通道進入赤月初期,并未遭遇修羅,在赤月上,發現了很多榮耀大陸未成出現過的,有助修行的奇珍異寶,于是,在沒有完全探明赤月的情況下,學院組織了大批學員隊伍,進入空間通道,到赤月探尋機緣。” “很快,我們遭遇了修羅,他們實力強大,普通學員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而且,在赤月上,源士的源力,會受到極大的壓制,能發揮出來的實力,不足一半。” “我們損失慘重,被困于赤月,無法返回。” “哥哥因為本就不支持開啟空間通道,所以,最初哥哥并沒有去往赤月,但大批學員被困赤月的消息返回后,哥哥帶著劍峰全員,以及學院眾多老師,學員,前往救援。” “修羅...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強大的多,那次,學院除了低階弟子,中高階以上修士,幾乎全員參戰,但我們依舊不是修羅的對手。” “遠遠不是,因為我們當時面對的,僅僅是修羅種族中,其中的一個部落......” “那一戰,損失慘重,是天樞學院歷史上損員最慘重的一次,中高階學員,包括老師,損員過半。” “殺出重圍時,哥哥帶著劍峰八百學員,承擔起了斷后的任務。” “因為在赤月,源士源力被壓制的厲害,實力難以發揮,而劍峰修行的劍氣,在赤月不但不受影響,反而威力大增,當時的劍峰,在學院中,也是實力最強的一峰,所以,那時候,也只有劍峰,當得起護衛殿后的任務,能給天樞學院爭取到撤退的時間。”
“許多人回來了,也許多人沒能回來。” “哥哥沒回來,劍峰的八百劍修也沒回來...沒回來.....” 對一個剛剛青春正好的女孩來說,突然之間,經歷這種事,無疑是晴天霹靂。 夜南山聽得甚是心酸,但不知道該怎么去安慰慕容劍羽,只能默然。 “我在那一戰中,受了重傷,被師兄帶了回來,成了劍峰的最后一人,但是,道基破碎,修為已無法提升。” “可是,我不甘心!” “他們許多人,都選擇遺忘這段慘痛的過往,但是我忘不了!一輩子都忘不了!” “我要報仇!一定要報仇!” “為我哥,為我劍峰八百同門!我一定要報仇!” “我把自己修成了劍,因為這是我唯一,還能提升自己實力的方式!” “我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慕容劍羽,他們都以為,我是懷念哥哥,所以在名字中,加上了劍字,但是,其實是因為我把自己修成了劍。” “終有一天,我要劍斬赤月!” 夜南山看了看慕容劍羽已經重新化為**身軀的下身,說道,“到底要把修為提升到什么樣的境界,才能如你所言,將那赤月斬了?” “不知道。”慕容劍羽搖搖頭,““我不知道自己能走到哪一步,但是,努力就有希望,不是嗎?” “只要赤月還存在一天,否則,無論付出什么代價,除非我死,我慕容劍羽都與它不共戴天!” 夜南山看了看慕容劍羽,說道:“我幫你,你的仇,就是我的仇。” 慕容劍羽看了看夜南山,輕拭了一下眼角的淚痕,從夜南山懷里支起身子,沖著夜南山笑了笑。 “你當然得幫我,不然不就白教你這個徒弟了。” “是喔。”夜南山見慕容劍羽笑了,也笑了笑,說道,“突然感覺壓力有些大啊。” “有壓力才有動力。”慕容劍羽說道,“既然有壓力,還不趕緊去練劍提升修為去,滾吧,滾吧,絮絮叨叨這么半天,累了,我要睡覺了。” 夜南山一怔,看著慕容劍羽道:“嘿,怎么轉眼就翻臉不認人了。” 慕容劍羽看向夜南山:“我要睡覺了你不走留著干嘛?怎么你要留下來陪我一起睡不成?” “......”夜南山無言以對,默默起身出門。 “南瓜。” 夜南山走到門口時,慕容劍羽喊住了他。 夜南山回頭。 “謝謝。” “謝什么?” “嗯...沒什么,總之,謝謝。” 夜南山聳聳肩,“話說,你突然這么煽情的樣子,我一下子還真挺不適應的。” “滾!” “好嘞!” 嗯,這才是慕容劍羽嘛。 夜南山麻溜的滾出門了,順便幫慕容劍羽把門帶上了。 慕容劍羽還看著門口,過了幾秒,才莞爾一笑。 謝謝你。 謝謝你在我快要堅持不下去的時候,出現在我的生命里。
隱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