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別開新面_興漢室_作者:武陵年少時_幸運賽車

作者武陵年少時 全文字數 2332字

“自開元以后,山南西道嘗治此,用以北援關中,南通蜀口。”讀史方輿紀要 打發眾將下去了之后,裴茂坐在榻上,沒來由的嘆了口氣。 荀攸料想對方是擔心兒子裴俊在蜀地的安危,哪怕有長輩在旁幫襯,但對方畢竟才十五六歲,就讓他主持這種大事,也算是難為他了。于是,荀攸開口說道:“貴府家傳敦義之風,令郎君雖遠在蜀地,縱事不成,但憑才智,足堪保全其身。” “愿是如此吧。”裴茂順著他的話往下說道:“既有王命在身,便當奮力為之,何能心存畏縮,顧己保全?此無狀子若是不肖,辜負王命,縱然保下命來,我也不放過他。” 裴茂治家嚴謹,膝下裴潛、裴俊、裴徽等幾個兒子在他的管束下都很懂事明理,有人曾說他裴氏幾代遺澤厚積,終究要在他這一代開始發揚光大。 荀攸略為動容,好生說道:“裴公無需多慮!令郎君身邊既有其姊夫,老成干練、又有平準監從旁布置。等事起之時,來敬達那邊也會主動傾靠過來,兩相合力,不愁不得功成。我等這幾日,只需要靜待消息便是。” 裴茂舒展了幾分眉頭,輕聲問道:“那張魯呢?五斗米道在巴中廣有信眾,彼等南逃至此,猶如虎歸山林。縱然有來敏、還有吾兒等人從中綢繆,事后怕也是免不了一場惡戰。” “張魯乃從容而退,非是倉皇而逃。”荀攸不以為然,搖頭說道:“若彼等真有頑抗之心,又何必將所積資財糧草等物留于府庫?既不焚毀、也不帶走,任其壯大我軍,可見彼等心里尚存一絲茍且僥幸之心,說不準,還會因勢而降。” 裴茂靜靜地思索了好一會,最終是同意了荀攸的觀點,點頭說道:“果是如此,那此行南征可就真是如有天助了。” 隨后二人商議,打算留下南鄭令朱皓,代行漢中太守職權,臨時主持漢中民政、至于漢中的軍事,則是留給了駐守成固的孟達以及東去上庸的太史慈。至于剩下的眾將,則是稍作整頓,以步兵校尉徐晃為前鋒,帶起精兵兩萬,以及義從、郡兵、民夫等七萬余人,共十萬大軍,趕赴白水關。 白水關是益州與漢中之間的重要關隘,張魯是輕車簡從,故能選擇不走白水關、直接翻山越嶺逃往巴中。而裴茂這數萬人卻是不行,依然要走大路到白水關,以期對益州形成威懾。 當大軍緊趕慢趕的來到白水關下時,東邊的太史慈傳來捷報,言黃金戍的守將楊昂率眾投降,上庸、西城等地豪強申氏也派部曲參戰、表示歸附。于是裴茂傳令太史慈領兵駐守上庸,以進窺房陵、及其背后的荊州。直到漢中徹底安定以后,裴茂這才提筆又寫了封奏疏,捷報張魯南逃、漢中等地已指麾而降。 其中又著意詳述了徐晃等人出駱谷之后、親冒矢石的破敵之功并提請皇帝予以激賞,以及早日簡拔太守、縣令等長官南下赴任。這道奏疏寫的很真實,既沒有過度夸大徐晃的戰功,保證了蓋順、沮雋等人在作戰時的功績,又做到了將徐晃這支偏師的戰績當成一個足可夸耀的亮點。 皇帝接連兩天,依次收到攻克陽平、降服漢中的捷報,這讓他胸中的積郁一掃而空,就連聲音都輕快了不少:“漢中既平,米賊潛逃,如今就只需等進一步的捷報了。”
雖然皇帝的表情沒什么變化,但善于察言觀色的司空趙溫還是聽出了皇帝話語里的高興,他說道:“大軍南征以來,屢立戰功,陛下如何酬庸有功之臣,還請賜示臣下,以便準備。” “將士跋涉艱難,奮勇效命,自然要多給恩賞。”皇帝點了點頭,說道:“如今且先把功記著,等益州戡平以后,再做封賞,如何?” 趙溫自無不可,連聲應道:“唯,當年舞陰侯岑公征蜀,nn江關、廣漢等地,光武皇帝也先是屢下恩詔嘉之,只待功成之后,再做封賞。如今正可援引成例,先降恩詔于裴茂,以激勵三軍將士。” 在一旁的太尉董承有些眼紅,若皇帝肯讓他領兵出戰就好了,可皇帝偏就明里暗里的防著他,不僅抽調、裁并了他的部曲,更是絲毫不給他領兵外出的機會。幸而除此之外皇帝依然對他頗為倚重,讓他作為朝堂上的一足,制衡關東與關西的勢力,不然董承倒真要懷疑皇帝要對他走狗烹了 如今裴茂眼見是要立下大功的,他既然攔不住,將他故意拖著也是好的,于是悶著聲音說道:“伐蜀之役,漢中不過一次前鋒,何況賊首張魯未得,終究不是克竟全功,朝廷此刻給予嘉賞,確實還早了些。” 他還想說沒準接下來在白水關、劍閣等險隘還要吃幾次虧呢,當初岑彭伐蜀,不還是打了好幾場苦戰么?只不過這話太過晦氣,不能在皇帝面前亂講。 “是這個道理。”皇帝應了一聲,權做是同意了,復又說道:“漢中太守蘇固身死賊手,朝廷理當旌烈我記得他是扶風人?” “唯,此人正是扶風武功人,中平年間以議郎轉任漢中太守。”司徒馬日磾久在中樞,熟悉人事,又是扶風本地人,頭一個答道:“除此之外,其門下掾陳調、主簿趙嵩等人,為主而死,可堪壯烈,也應一并嘉賞。” “此二人若有后嗣,適齡者可使公府辟舉,若是幼子,則入太學。”皇帝不熟悉這兩個名字,只是隨口說道,他此刻的注意力全放在蘇固身上,若蘇固出身扶風蘇氏,那他應該與太學里就讀的蘇則有些關系才是。只可惜他早先已定好了太學學制,現在還不是放蘇則做官的時候,不然還真能借此提拔于他。 待回過神來,皇帝見眾人都是靜默不語,方恍然笑道:“漢中郡位置險要,前有公孫述稱帝蜀中、后有張魯據險自守,皆是朝廷無以及時掌控、使得其地落入他人之手的緣故。如今漢中重歸朝廷治下,自當以往鑒來,有所防范才是。” “可選拔忠直能干的良吏,任職漢中。”馬日磾已經打算薦舉人選了。 趙溫這些天跟在皇帝身邊,隱隱明白對方的意思,說道:“除了選拔良吏任職以外,臣以為,不如由朝廷直屬,比照三輔、河東等郡,歸于司隸校尉屬下。如此,便不當至于任何疆臣之手,蜀中可保無虞,則關中自然太平。” “我正是有此意。”皇帝笑說道:“即日起,漢中歸屬司隸校尉,不再交由益州,以王朗為太守、太史慈為上庸都尉。”11
隱藏